<rt id="0oisw"><optgroup id="0oisw"></optgroup></rt>
<rt id="0oisw"><small id="0oisw"></small></rt>
<acronym id="0oisw"><optgroup id="0oisw"></optgroup></acronym>
<rt id="0oisw"><optgroup id="0oisw"></optgroup></rt>
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美国在全球的对抗和冲突:1979-2020

2021年12月13日 14:26   来源:新华社   

  1. 导言

  1979年时在任的美国总统、后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吉米·卡特,曾著书警告美国人民:这个国家最基本的道德价值观、公众言论和政治哲学正发生着极其广泛而深刻的变化。

  “一些领导人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明目张胆地企图建立一个在全世界占统治地位的美利坚帝国。”

  基于这样的前提,“美国就无所顾忌”。当一个国家被认定为“邪恶轴心国”,“其人民就是贱民,不再是谈判的对象,他们的生命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和平与发展,是我们这个星球最重要的两个命题,人类冀望以此团结一致,对抗重大危机,包括新冠疫情。

  但遗憾的是,正如卡特所言,这个“无所顾忌”的国家不仅决心在全世界范围内强化自己的控制,还把先发制人的战争作为实现目标的手段。

  这个“自我委任的世界事务的弥赛亚角色”,在国家安全尚未受到直接威胁、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民和政府坚决反对的情况下,执意实施军事行动,“这在文明国家的历史上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事”。

  而这一切几乎都假借民主和自由之名。

  一位美国电影明星曾在叙利亚的战争废墟前侃侃而谈:虽然他们一无所有,但他们自由了。那么,至少35万因内战而死的叙利亚人,是否拥有自由?

  在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和利比亚,成千上万平民因美国发起、推动或操纵的军事行动而丧生。

  美国军队在塞尔维亚投下的贫铀弹,使这里的肿瘤患者人数在欧洲排名第一。

  这些干涉并未建立起民主、自由和美好,而美国却获得了对石油、矿产和其他资源,以及对市场的支配权。

  大数据分析表明:新世纪以来,美国在世界范围内参与的对抗和冲突事件信息数量持续攀升,其水平已超过冷战时期。

  大数据分析表明:新世纪以来,美国在世界范围内参与的对抗和冲突对国际关系的负面影响,其水平已超过冷战时期。

  大数据分析表明:新世纪以来,美国在世界范围内越来越多地使用暴力迫使其他国家屈服。

  

  2. 数据介绍

  2.1 数据总览

  本报告的数据主要基于全球事件、语言与语调数据库(Global Database of Events, Language and Tone,GDELT)。这一免费开放数据库由美国乔治城大学教授Kalev Leetaru创建,实时监测全球65种语言的新闻媒体(包含印刷物、广播和网络),记录了从1979年至今的事件信息,每15分钟更新一次。

  通过机器分析,GDELT数据库能够提取新闻文本中的人物、地点、组织、事件和情感倾向等关键信息,具有时序性强、时效性高的特性。基于该数据的特征和优势,可以从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探索美国与其他国家或地区双边关系在对抗和冲突方面的时间变化,以及这些事件在全球引发动荡的空间演化规律。

  GDELT数据库包含多种数据集。其中,“事件库”(Event Database)和“全球知识图(Global Knowledge Graph, GKG)”为最主要的两个数据集。

  2.2 数据筛选

  GDELT数据库的“事件库”提取了新闻中的两个参与国、发生在二者之间的事件以及事件类型等信息。需要说明的是,“事件库”采用“冲突与调解事件观察”(Conflict and Mediation Event Observations, CAMEO)对事件进行编码,其提取的事件均为政治合作或冲突事件。

  “事件库”中的每条数据包含58个字段,本报告选取Quad Class、Actor1Geo CountryCode、Actor2Geo CountryCode这3个字段筛选数据。

  Quad Class为识别事件的主要分类(1表示口头合作、2表示实质合作、3表示口头冲突、4表示实质冲突)。本报告选取类型3和4作为研究的事件对象。

  Actor1Geo CountryCode为参与者1所属国家的编码,Actor2Geo CountryCode为参与者2所属国家的编码。报告选取了这两个字段中一方为美国、另一方为其他国家的数据。

  同时,报告根据Event Root Code字段的CAMEO编码来定义事件类型(见表2)。

  最终,本报告使用数据9641409条。

  

  2.3 分析方法

  2.3.1 基本统计分析

  分别按照时间、地点以及事件发生的类型,统计每年或各时间段内,美国参与对抗和冲突事件信息的总频率、随时间演变的分布规律等。

  3. 美国参与全球对抗和冲突事件信息的整体分析

  3.1 美国参与对抗和冲突事件信息在全球同类事件信息中的情况

  

  图1:1979-2020年美国参与对抗和冲突事件信息占全球同类事件信息的比例变化

  1979年至2020年,在全球对抗和冲突的全部事件信息中,美国参与的比例为14.88%-25.80%,且在所有年份中均为占比最高的国家。

  历史峰值出现在2009年至2013年间,占全球对抗和冲突总事件信息的24%以上。从那时到今天,这个数字始终在20%以上的高位运行,2020年仍达到22.28%。

  这一历史峰值的出现,与美国力量推动的北非和西亚乱局直接相关。2010年末,突尼斯一名菜贩自焚抗议粗暴执法,随后北非、西亚地区持续发生反政府抗议和大规模骚乱,多国发生内战,而美国在其中策动、引导,并出兵参与。

  从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到2002年,美国在全球参与对抗和冲突事件信息的趋势总体走向“温和”,甚至在90年代后期保持在14%到17%之间的历史低位。与之对应的是,上世纪90年代美国只发动了两场战争:海湾战争(及持续对伊拉克的军事制裁)和科索沃战争。

  需要指出:虽然美国在此期间提出了“参与和扩展战略”,但从1991年到2001年,其经济持续增长超过120个月,远超美国战后经济平均连续增长50个月的“天花板”,成为这个国家第三个较长的经济增长期。

  “参与和扩展战略”的重点之一是美国的经济安全,经济全球化也使其获益。

  虽然美国在2001年、2003年先后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但最近在全球范围内对抗和冲突事件信息明显增加是在2007年。

  这与美国金融危机的时间基本重合。

  从那时起,美国深度介入阿拉伯国家的动乱,推动东欧国家与俄罗斯对抗,在亚洲操纵香港地区、台湾地区分裂势力。

  这些行动均以民主与自由为名,但却没有带来任何一地的繁荣和发展。

  3.2 美国参与对抗和冲突事件信息的总量与类型

  

  图2:1979-2020年美国参与对抗和冲突事件信息的总量趋势

  美国参与全球范围内对抗和冲突事件信息的绝对数量从2005年开始攀升,到2017年达到峰值——相关事件信息约97.23万条。尽管近十几年来互联网的普及为数据库中信息的积累提供了便利,但相比其他国家,美国参与对抗和冲突事件信息的增加,特别是最近10年的增加,是明显而确定的。

  到2020年,美国参与对抗和冲突事件的信息仍达55.62万条。

  

  图3:1979-2020年美国参与对抗和冲突事件信息的类型情况

  通过分析这些信息类型可以发现:“反对”和“作战”在美国参与全球对抗和冲突信息中占比最高。

  自2003年以来,与“作战”有关的信息比例始终高于20%,为统计周期内的历史高峰期。

  2009年以来,与“强制、迫使”有关的信息比例始终高于17%,为统计周期内的历史高峰期。

  上世纪90年代,深受越战阴影影响的美国对于派出地面部队作战相对谨慎,更多依靠空中力量迫使其他国家屈服,例如科索沃战争。但是从2001年起,美国先后向阿富汗、伊拉克派出地面部队,维持了长达20年的治安战,并出兵利比亚、叙利亚。

  从那时起,美国也更多向其他国家发出直接的威胁和恐吓,包括在东欧和西太平洋引发紧张局势。

  没有一个国家像美国这样对全球安全产生如此重大的负面影响。

  相对缓和的“要求、请求、需要”,占比自2011年以来持续下降。

  

  图4:1979-2020年美国参与对抗和冲突事件信息的不同类型比例变化

  3.3 美国参与对抗和冲突事件信息的冲突程度

  

  图5:1979-2020年美国参与对抗和冲突事件信息的冲突程度平均分

  除了信息数量,计算机也可以计算这些新闻中所提及事件的“冲突强度”,即“戈尔德斯坦量表”中关于冲突的评分体系。它反映了事件在理论上对两国关系稳定性产生的潜在影响,得分范围从-10到10,负值代表负面影响,正值代表正面影响,0表示中性。分值的绝对值越大,影响程度越高。

  从这个角度看,1997年是美国参与全球对抗和冲突事件信息冲突程度的历史低点,此后对抗和冲突程度不断加剧,这意味着“美国与世界”的互动关系不断变差。

  这一统计结果与图1具有同一趋势:新世纪以来负面程度不断加强,最近几年有所回落。

  引人注目的是,目前美国与整个世界的“负面关系”严重程度已超过冷战后期。

  4. 总结

  冷战的尽头并非历史的终结。

  一场噩梦之后,因为缺乏对美国的制衡力量,下一场噩梦接踵而至。

  1993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宣布:“世界上任何遥远角落的任何国家所发生的内部事务,都与美国的国家安全有关。”

  正如本报告所显示的,克林顿此言之后,美国参与全球对抗和冲突事件信息的数量和暴力程度持续攀升,目前已超过冷战时期的平均水平。

  1994年,大约2万名美军第二次入侵海地。当时美国扶持的海地总统在10年后又因美国的压力而辞职。至今,海地仍是全球最贫困、动荡的国家之一。

  但同样是在1994年,美国却对卢旺达种族屠杀事件视若无睹。

  1999年,美国及其盟友在原南联盟发动攻击,周边保加利亚、波黑、马其顿、克罗地亚等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应声而降。

  美国在全球各地搅动对抗和冲突,导致一些国家社会失序混乱,难民四处流散。

  与传统军事干涉不同,这种新干涉主义行为都在“人权超越主权”的名义下进行,但生命权——最基本的人权,在这些对抗和冲突事件中被漠视。

  据美国布朗大学“战争代价”项目数据,2001年以来,美国以“反恐”之名发动的战争和开展的军事行动涉及85个国家,将这个星球上约40%的国家卷入其中,已夺去超过90万人的生命,令超过3800万人流离失所,耗费超过8万亿美元。

  显而易见,自身存在明显人权问题的美国,并不打算建立一个“人权优先”的国际秩序,而是更注重“实力优先”的行动原则。

  这已经破坏了现代社会最基本的运行规则,可能使我们的世界重回野蛮时代。

  历史已经证明,未来也必将证明,人们不会屈服于这种傲慢和蛮横的“实力”。

  注释:【GDELT 是有史以来最大、最全面、分辨率最高的人类社会开放数据库,旨在通过对人类社会的事件进行定量编码,描绘合作与冲突,为全球感知提供观察角度,为预测全球冲突提供大数据支持。自创建以来,GDELT实时监测全球网络空间、网络媒体、印刷媒体、电视广播中的新闻事件,涵盖100种语言,其中65种可实时翻译。形成了包含 300 多个类别、超过 25 亿个事件记录,涵盖从1979 年至今的整个世界,以及连接每个人、组织、地点、主题和情感的庞大网络图。在学术领域,使用GDELT进行的研究集中在信息和通信科学、冲突研究、政治科学、经济学、社会学以及计算机和地理等领域。由于GDELT数据具有空间覆盖广、数据密度大、地理编码完整、事件描述准确、实时数据可获得等特性,与以往人工或半自动构建的事件数据库相比具有突出优势,因此经常被用于双边关系演变研究和全球细粒度暴力冲突预测。】

  【CAMEO 是用于分析国家间政策相互影响的一种事件数据框架,共定义了20大类和近300小类的冲突与调解事件。】

  【戈尔德斯坦量表基于国际关系相关概念设计,并得到了国际关系学者的验证,是多种事件数据库通用的事件分类及编码方式。戈尔德斯坦量表构建了一组介于-10到+10之间的评分,从理论上度量事件对国家稳定产生的潜在影响。GDELT中的每一条事件记录都对应一个戈尔德斯坦分值。戈尔德斯坦量表是根据事件类型对事件进行评分而非根据事件具体内容评分,例如不同人数参与的抗议或暴乱事件都具有相同的戈尔德斯坦分值。】

  总监制:刘思扬

  监制:倪四义 徐姗娜

  策划:钟昊熹

  制片:程瑛 张正富

  主笔:山旭

  数据:陈世莉 冯春

  视频:张晓雪 曾迎迎

  视觉:郭超 王嘉栋 李东泽 江育东

  出品

  媒体融合生产技术与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

  新华社国际传播融合平台

  制作

  新华社卫星新闻实验室

  联合制作

  新华社新媒体中心


(责任编辑:苗苏)

精彩图片

美国在全球的对抗和冲突:1979-2020

2021-12-13 14:26 来源:新华社
查看余下全文
中华乐彩